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希腊危机对中国影响几何?

    希腊的债务危机正聚集全世界关注的目光,全球化的力量也将中国与希腊变成了利益相关的国度。可以说,希腊危机对中国来说是挑战与机遇并存。
对中国经济整体影响不大

    对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而言,希腊问题可能出现的传染风险主要体现在贸易渠道。就宏观影响而言,希腊经济规模仅占欧元区约2%,其经济体量决定了即使希腊发生债务违约,对欧洲以外经济体的影响也比较有限。

    英国布鲁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刘芍佳分析说,如果希腊债务危机及其和欧元区关系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利弊兼有的。刘芍佳指出,如果希腊危机继续发展,和欧元区的谈判破裂导致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话,直接会影响到人民币汇率和中国的出口:欧元贬值相当于人民币升值,中国整体的出口贸易会下降。

    根据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阮次山的分析,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以新的货币偿还中国的债务,中国将蒙受一半的损失。另外,尽管希腊危机在汇率、贸易合同及需求等方面会对中国企业产生一定影响,但考虑到欧盟整体经济已经好转,中国只因希腊而遭受较大冲击的可能性很低。

    有学者表示:“希腊债务危机一个可能的影响途径是其资本外流推高其他资产价格,但这并不会对中国造成太大的冲击。一方面,希腊的经济规模比较小,流出的资金会分散到全球金融市场;另一方面,中国也有能力通过监控及时发现并应对不正常的资本流动。”

    欧盟统计局的数据也印证了上述观点。数据显示,2014年希腊与中国的双边货物贸易额仅36.8亿美元。其中,希腊自中国进口33.1亿美元,占希腊进口总额的5.2%;希腊对中国出口3.7亿美元,仅占希腊出口总额的1.0%。此外,中国在希腊的出口目的地中仅排第23位,同时也尚未跻身希腊前十大投资来源国之列。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变成现实,一方面会影响中国对欧洲的出口,另一方面的问题则是,中国在希腊的投资将如何继续发展?希腊退出欧元区首先会在政治层面带来很多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也会影响投资方的信心,但希腊从中期来说仍依赖中国的投资。

未从根本上影响“一带一路”

    尽管目前中希双边经贸投资规模有限,但作为“通往欧洲的大门”,希腊在“一带一路”中所扮演的枢纽作用却不容小觑。

    事实上,希腊海运业高度发达,与旅游、侨汇共同构成了其国民经济的三大支柱产业。2012年,希腊海运业实现外汇收入133亿欧元,同比下降5.75%,但仍占经济总量的6%以上。(长期以来,希腊服务业占GDP比重高达80%,其中海运业的净收入占希腊服务贸易顺差的40%以上。)

   不仅如此,希腊船东更是控制着全球1/4的商船和16%以上的吨位运量。前中国驻希腊大使杜起文曾表示:“希腊是世界海运大国,中国进口的大宗商品,比如粮食、矿砂、矿石的50%,原油的60%都是由希腊商船承运的。”

    正因此,早在2008年希腊第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就已经进入了中国航运央企中国远洋集团的视野。位于希腊东南萨洛尼克湾东北岸、具有得天独厚地理优势的比雷埃夫斯港是欧洲、非洲和亚洲海运航线的交会点。在全球集装箱港口中,比雷埃夫斯港吞吐量位列前50。

    在中国对欧洲物流的版图上,作为地中海中距苏伊士运河-直布罗陀轴线最近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港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就在2014年12月,中国与塞尔维亚、匈牙利和马其顿三国签署兴建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高铁意向书,打造高铁货运走廊,总计划投资15亿欧元,并规划于2017年投入使用。而要将这三大内陆国与地中海相连,比雷埃夫斯港正是实现“海铁联运”的关键一环。

    据路透社报道,中远集团公司运营的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今年5月份集装箱转运量同比增长0.7%,今年前5个月的增幅为1.6%。与此同时,希腊政府迫于债务压力已经开始重启比雷埃夫斯港私有化进程,并重新邀请中远购买该港51%的股份(此前这一计划被中断)。

    由此看来,希腊债务危机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从根本上影响“一带一路”的进展,相反成为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的客观因素。

观察:中国会出手解救么?
    前段时间,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欧洲访问表示,中国愿意看到希腊留在欧元区,呼吁国际债权人和希腊方面尽快达成一致,取得积极进展,使希腊和欧元区都能够度过这场危机,中国愿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指出,坐拥4万亿美元硬通货储备和21万亿美元存款,中国无疑拥有救援希腊的资源。此外,中国人还有意扩大其金融角色。去年中国向拉美贷款220亿美元,比世界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为该地区提供的贷款总额还多。

    报道称,鉴于欧洲是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且中国经济开始放缓,北京甚或更有向欧洲国家扩展此类慷慨的动机。中国的决策者有可能更期待一个稳定的欧元区,尤其是在中欧经贸关系已在过去10年大规模扩张之际。若欧元区因希腊“出走”而陷入不稳定,就有可能对中国产生不利影响。

    对北京来说,为希腊提供援助确有金融风险。但潜在的政治收益,特别是若使希腊得以留在欧元区,回报或将相当丰厚。一个得到北京援助的欧元区,或许将更愿意结束对中国的高科技出口限制。

    若发生太平洋危机,中国帮助维持欧元区的稳定也有可能使欧洲人不太愿意加入反华同盟。这还将向全世界表明,中国具有采取大规模金融行动的实力。

    有大陆学者则认为中国很可能借希腊债务危机让亚投行小试牛刀。通过注入人民币,希腊可能倾向让其所有贸易结算使用人民币而不是美元或者欧元,摆脱受制于欧盟和美国的局面,转而仰仗中国。

    俄罗斯也会很开心,因为中俄已经签署了人民币结算协议。未来俄罗斯在希腊的天然气管道融资可以使用人民币贷款。亚投行向希腊发放的贷款不会受制于美国或者欧盟。希腊可以违约并且继续使用这些钱。中国可以剥离不良贷款作为人道主义援助。当疲软的资本主义欧洲国家不愿意再伸出援手之时,中国人愿意帮助那些绝望的希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