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中国纪念抗战重启特赦 

世界特赦你懂多少

       

导语: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来临前,官方重启了特赦制度。较上一次1975年实施特赦以来,已经隔了整整40年。人们不禁要问,为何此时再次重启?而美国等世界其他国家的特赦制度又如何,他们的经验又能否可供中国借鉴呢?

中国将对四类罪犯实行特赦

    8月24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了关于特赦部分服刑罪犯的决定草案,决定对2015年1月1日前正在服刑、释放后不具有现实社会危险性的四类罪犯实行特赦。

    一是参加过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服刑罪犯;

    目前符合这一条件的服刑罪犯均为80岁以上的老人,基本上失去了危害社会的能力,而且人数已经很少,除极其特殊情况外,以全部特赦为宜。

    二是参加过保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对外作战的服刑罪犯,但几种严重犯罪的罪犯除外;

    对此类罪犯特赦的意义与对第一类罪犯特赦的意义是相同的。但由于这类罪犯的年龄相对较轻,人数相对较多,犯罪情况和服刑情况差别较大,因此在总体上对此类罪犯予以特赦的同时,做出了一些限制性规定,以确保特赦的政治效果、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三者的协调和统一。

    三是年满七十五周岁、身体严重残疾且生活不能自理的服刑罪犯;

    需要注意的是,“年满75周岁”、“身体严重残疾”、“生活不能自理”,三者是并列关系而不是选择关系,只满足其中一个或两个要素是不能特赦的。三个要素必须同时具备才能特赦,缺一不可。

    四是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但几种严重犯罪的罪犯除外。

    对此类罪犯的特赦做出了一些限制性规定:“犯故意杀人、强奸等严重暴力性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贩卖毒品犯罪的除外”。这几类犯罪的犯罪性质都十分严重,社会危害性很大。为保持法律的稳定性和严肃性,使特赦的政治效果、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三者全面发挥和协调统一,将这几类犯罪排除在特赦之外是合适的。

为何此时重启,意义在哪里
    1954年中国颁布的第一部部宪法,规定了大赦和特赦。1975年修宪时,大赦和特赦被删除。直到1978年修宪时,才恢复了特赦。1982年宪法,也就是现行宪法对特赦制度作出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决定特赦,国家主席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发布特赦。

    改革开放后中国制定、修改的法律,均有涉及到特赦制度。不过,虽然现行法律对特赦作出了规定,但一直未实施过特赦,这一现象引起了司法界人士的关注。自1999年国庆50周年开始,2008北京奥运、国庆60周年、刑法2011年大修等节点,不断有人呼吁启动特赦。

    8月24日,中国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给出明确解释:特赦是国家依法对特定罪犯免除或者减轻刑罚的制度,也是一项国际通行的人道主义制度。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特赦部分服刑罪犯,是实施宪法规定的特赦制度的创新实践,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法治意义。

    从党和国家层面看,可以展示中共的执政自信和制度自信,树立中国开放、民主、文明、法治的大国形象。

    从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的层面看,有利于弘扬依法治国的理念,体现慎刑恤囚的历史传统,形成维护宪法制度、尊重宪法权威的社会氛围。

    从实际效果看,可以激发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发挥特赦的感召效应,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新中国的七次特赦,都特赦过谁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先后实施了七次特赦,分别在1959年、1960年、1961年、1963年、1964年、1966年和1975年。这七次特赦中,被放出的大多为“战犯”,其中不乏有曾在抗战中立功的名将。
  • 溥仪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辛亥革命后被迫退位,“九一八事变”之后在日本人控制下做了满洲国的傀儡皇帝,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1950年8月初被押解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1959年12月4日特赦。
  • 杜聿明是国民党军十大抗日名将之一。1949年1月10日凌晨,在萧县青龙集张老庄村被俘虏。1959年12月4日,杜聿明作为第一批特赦战犯,接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书。
  • 王耀武俄是国民党十大抗日名将之一。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中被俘。1959年2月,王耀武成为第一批被特赦的战犯之一。
  • 宋希濂被称为“鹰犬将军”。1949年12月19日在大渡河沙坪被俘。1959年12月4日,他被最高人民法院特赦,作为第一批战犯被释放。
  • 廖耀湘曾是蒋介石“五大王牌军”之一第六军军长。1948年10月辽沈战役后,廖耀湘被俘。1961年,廖耀湘被特赦。
  • 黄维也是抗日名将,后在淮海战中兵败被俘的。1975年3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对全体战犯的特赦令。
  • 文强曾是“军统局”北方区区长,解放战争期间,文强于淮海战役被俘。1975年3月,劳改26年的文强获得特赦出狱。
  • 1975年3月17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特赦释放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共293名。

世界特赦制度面面观

   美国特赦

    美国现行特赦制度同美国整个国家机制的设置是相同的,即采取二元性体制:联邦政府与各州均有独立的特赦法规。联邦政府的特赦权由总统统一行使。美国《宪法》第2条第2款规定:总统“除了弹劾案件外,对美国联邦犯罪有权执行延期和赦免”。

    美国的特赦制度在缓和、平息和转移社会冲突以及纠正和缓解司法不公和司法人员的违法行为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其中的死刑赦免制度更在“慎用”死刑方面发挥了其“安全阀”式的重要作用。这也正契合了美国设立特赦制度的初衷:“为了对刑事法律的立法和执行中的过于严厉或者明显错误的情况提供救济”。

    同时由于缺乏必要且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机制,美国一些总统或州长经常基于个人态度和观点“慷慨”地“派发”特赦,对罪犯实行“一揽子特赦”等,从而使得特赦制度成为美国极富争议的制度之一。批判者认为,无原则的特赦制度对法治构成了现实的威胁,而且侵蚀了三权分立的政权基础。

    美国联邦及各州在充分认识到这一制度的弊端之后,也进行了诸多探索和改革。对于联邦政府特赦权行使的限制,美国通过制定相关法律将特赦权的行使程序逐渐确定为由犯罪人向美国司法部特赦办公室提出申请或者由总统向司法部提交特赦名单,经过司法部的审查核实后,对于符合特赦条件的,才由总统作出特赦决定。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特赦权完全集中于总统一人,从而有效防止了权力的滥用。美国州宪法或法律也对各州特赦权的行使进行了诸多限制,,并排除了针对特定犯罪适用特赦的情况。

    特赦作为一项属于最高权力者行使的特权,,经存在了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其积极意义不言而喻。但是,只要这是一项完全自由裁量的权力,就有被滥用的可能。因此,中国重启特赦制度似乎可以借鉴美国特赦制度中成败教训或者经验,以保证特赦制度的顺利、有效运作。

    欧洲大赦

    很多西方国家至今一直延续了大赦的传统。比如法国,新总统在上任的第一个国庆日(7月14日)会颁布大赦令,有选择性地赦免一批人。而近年来,在西方发达国家,大赦相对比较多地发生在非法移民问题的处理上。比如,波兰政府2012年将对在波境内非法居住的外国人给予大赦,数万名外国人因此将得到合法居住资格。

    日本恩赦

    日本《宪法》和《恩赦法》规定了恩赦制度。依据日本现行《宪法》第7条第6款和第73条第7款之规定,恩赦是指内阁经过天皇认证,对于已经确定有罪者或已经确定刑宣告者,消灭其效力的全部或一部分,或者对于犯特定罪行尚未被判有罪者,消灭对其之控诉权的行为。根据日本《恩赦法》的规定,恩赦包括大赦、特赦、减刑、刑罚执行的免除和复权等五种类型,其中《恩赦法》第4至5条专门对特赦进行了规定。

    韩国特赦

    2015年8月15日,韩国为庆祝光复70周年,韩国政府近日对6527名罪犯实行了特赦。这是朴槿惠总统执政以来韩国政府的第二次特赦,同时也是韩国第六次大规模赦免。为获得国民的普遍认同,减少争议和诟病,韩国此次对赦免范围和对象进行了慎重考虑:赦免对象以“生计型”犯罪为主,腐败、暴力、危害国民安全的罪犯均不在赦免之列。

    朝鲜大赦

    2012年,是朝鲜金日成诞辰100周年和金正日诞辰70周年,也是金正日曾提出“强盛大国元年”。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发布政令说,从2月1日起实施大赦。这是朝鲜近半年来第二次颁布大赦令。2011年9月,朝鲜劳动党建党65周年期间,朝鲜曾赦免15万名囚犯。赦免对象是因一般暴力、盗劫、私吞或破坏国家财产等获刑的犯人,但不包括试图叛逃至韩国或者威胁朝鲜国家安全的人。当时,刑期未超过一半的给予减刑,超过一半的犯人则予以释放。

    叙利亚、缅甸大赦

    2011年5月31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颁布大赦令,宣布释放5月31日前所有加入穆斯林兄弟会的在押人员和所有被关押的政治党派的政治犯。这是巴沙尔在面对此起彼伏的反政府示威浪潮时,做出的无奈妥协。

    同年,缅甸为了改善国家形象,换取西方早日解除政治经济制裁,实现关系正常化,多次大赦了共几万名囚犯。2011年圣诞节前夕,古巴宣布出于人道主义理由,释放约2900名囚犯,包括一部分被指控"威胁国家安全的"政治犯,试图释放出政治改革的信号。

特赦小百科

    1、特赦的概念

    赦免是国家对犯罪人免除罪或刑的一种法律制度,赦免包括大赦和特赦两种。大赦是对不特定多数的犯罪人的普遍赦免。特赦是指国家元首或者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对已受罪行宣告的特定犯罪人,免除其全部或者部分刑罚的制度。

    2、特赦的意义

    1)政治上的考虑。在新政权建立初期,国家实行特赦一般是为了赢得人心,以利于政权的平稳过渡和社会的稳定。在政权稳定的和平时期,为了某些政治方面的原因也会实行特赦。如为了纪念或庆祝某个重大历史事件,实行特赦,以示普天同庆,借此激发全民族的爱国热情、民族认同感和自豪感,有助于全民族的大团结。

    2)社会效果上的考虑。赦免是对犯罪人的一种宽容,具有教育感化功能。在社会矛盾和冲突较为严重的时候,恰如其分地实行一定范围一定程度上的特赦,有助于缓解各种矛盾和冲突,消除对抗,有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

    3)法律效果上的考虑。随着社会政治、经济、社会治安等宏观环境的发展变化,在依据现行某些法律处理犯罪人会产生社会失衡的情况下,可以通过赦免加以补救,从而实现个案正义,使法律实施更为公平、公正、文明和人道。

    3、特赦与大赦的区别

    1)大赦的对象一般是不特定的,特赦的对象一般是特定的;
    2)大赦既赦免罪又赦免刑,特赦通常仅赦免刑而不赦免罪,但特赦也有规定既赦其罪又赦其刑的。中国的特赦既可以是既赦免罪又赦免刑,也可以是仅赦免刑而不赦免罪;
    3)大赦后犯罪人再次犯罪不构成累犯,特赦后再次犯罪有可能构成累犯。根据我国刑法第65条的规定,被特赦的罪犯再次犯罪的有可能构成累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