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理性看待屠呦呦PK黄晓明
    导语:一个来自科研圈,一个来自演艺圈,而屠呦呦的一句“诺奖奖金不够在北京买半个客厅”的调侃,让影星黄晓明那场据称高达2亿的豪奢婚礼也被摆上舆论场。有人将两人做对比,还搬出了“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的陈年论调,感慨“科学家的一生努力不敌明星一场秀”。其实,两者不矛盾,两者也不可比。
一生努力不敌一场秀?

    
    对于把屠呦呦和黄晓明放在一起PK,新华社13日刊文评论直指这是一种危险的逻辑。网上热议“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甚至感慨“科学家的一生努力不敌明星一场秀”的说法是不成熟的。首先两者不矛盾,其次两者不可比。

    各行各业都出精英,只不过用的评价标准不同罢了。评价文艺工作者的首要标准是作品。黄晓明的财富多寡是由他在影视界的地位决定的,而这种地位的取得与其个人努力是分不开的。而科技工作者的评价标准,则不能完全依靠市场。市场对科研关注的多少,并不直接影响科技工作者的贡献得到专业认可,并在更大范围内造福人类。

    《中国青年报》13日也就“屠黄之争”刊登评论。这篇名为《黄晓明的婚姻秀会敌过一次诺奖?》的文章表示,屠女士获奖从来不是黄晓明必须低调结婚的理由。这个世界,有人去摘取诺贝尔奖这样的皇冠明珠,也有人以梦幻的方式去完成一次人生大礼,他们是可以各随所愿,相安无事。

    这种简单的比较,是不科学、不严谨、不讲逻辑的,甚至这种煽情的PK本身,便是另一种歪曲的价值观,反倒应该被辨别、被警惕。

    此种逻辑如同正如一提援外、减免他国债务,就有人提中国的贫困人口一样。对于屠呦呦的反面教材,不是连结婚都会躺枪的黄晓明,也不是娱乐圈这个花花世界,而是学术界内的各种失范现象。

贡献方式也分三六九等?
    屠呦呦有屠呦呦的贡献方式,黄晓明有黄晓明的贡献方式,孰轻孰重何必一定要量化个三六九等,更有甚者一定要非此即彼、有她无他呢?至于演艺圈能不能推动社会进步这个说法,谁能说美国的好莱坞对于美国社会没有推动作用,谁能说韩国的影视剧文化对于韩国社会没有推动作用。

    娱乐圈的社会功能,就是娱乐大众,应该允许公共空间有一些八卦精神,什么事情都往“高尚”“梦想”上扯,都拿“人类贡献”的大帽子去套,只会让社会空气更凝重,令人窒息。大家在围观屠呦呦和围观黄晓明的时候,本身就不在完全一样的维度上。

    有些话不是不能说,有些情不是不能表,但大家都得学会理性表达、科学表达、有说服力地表达。黄晓明是娱乐圈的生态、屠呦呦是科学家的生态,各有游戏规则,不能简单地互相PK,煽情点火,以至于更加混淆了视听,输出一种更为消极的情绪。最好不用互抡棒子,横扫一通,把原有一些规则秩序搞乱了,甚至造成无名的阶层分裂——这本身就是一种价值观。

收入差距说明啥?

    讨论屠呦呦和黄晓明的收入,其实,最根本的是价值与价格的问题。即他们的劳动的价值,与劳动在市场上的价格。  

    广州《南方都市报》评论认为,在中国人熟悉的思路中,屠呦呦解决的是研究药物让人活着的问题,而黄晓明解决的是活着的人声色犬马的娱乐需求问题。自然,后者的劳动没有价值,应该更低价格,而前者的劳动更有价值,也应该更有价格,所以,屠呦呦的收入应该更高。    

    然而在现实的市场中,黄晓明做广告,演电影,都可以轻而易举获得巨额收入,而大学里面的教授、科学家却要清苦得多,这与人们的熟悉的思路是相悖的。这是因为,人性是有缺陷的,人的理性也是有限的,人组成了市场,于是,人类有了有缺陷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大多数科学家注定没有歌星赚钱。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而纠正这种有缺陷市场的努力一直存在。马克思设法给出一个标准,并给出了价值与价格关系的理论,并为价值进行所谓的理性定价。从这个角度,对黄与屠收入差距不理解的最终来源,是中国的计划经济时代。    

    西方古典经济学则绕过了价值,直接用稀缺性来解释价格,信经济规律,认为个人需求决定着价格和要素报酬,并且相信价格体系是最好的资源配置办法。更具体来说,并不需要一个标准去评价黄晓明与屠呦呦的劳动,只需要看他们在市场中的价格即可。对人类社会与经济的发展而言,这就足矣。   

    从这个意义上说,大众购买电影票、演唱会去看明星的演出,然后,在茶后饭余、在教育自己孩子的时候,以崇敬的语气提到屠呦呦,这是非常正常的,是市场的常态,也是人性的常态。这种局面未必理想化,但却是由人性本身决定的一个最不坏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