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华为逃离深圳?真相究竟如何


               在高房价和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的双重挤压之下,世界500强华为逃离深圳的言论近日再度甚嚣尘上。同时,深圳市政府也走露了风声,称早已萌生“驱赶”华为等制造业企业的念头。虽然双方此后又各自表态,否认分手意图,但这支探戈的舞步终难掩凌乱……侨报记者为此赶赴深圳一探究竟。
凌乱的探戈舞步

龙岗乱象
       驱车进入深圳龙岗坪田地区后,满眼便弥漫了华为的气息。唯一与华为井然有序的花园式厂区的理性感知难以相融的,就是这些地方相较之下显得极度杂乱无章,让人时刻为之可能暗涌出的风险担忧。

治而难安

     至于在社会治安管理方面,龙岗政府也花了大价钱与大力气。然而,《侨报》记者在此地短短4天的采访之旅,却仍然备受治安混乱之困。

欲走还休
           而对于华为来说,地价、楼价的上涨,也为其企业和员工带来了较大的成本压力,由于地价上扬疯狂,华为进一步的产能扩张也必将受到抑制。但是现在就离开,华为将失去原本在深圳拥有的一切。【详细】
深圳已不能再给华为更多

税收“福利”消失
       尽管华为的相关人士强调,即使“营改增”以后,华为不能再通过缴纳营业税为深圳市财政做出新的贡献,但是华为可观的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贡献,也应该得到深圳市政府的重视。至于企业所得税,最终能给深圳地方财政带来收益的却甚少。
用工成本飙升
    除了难享税收优惠之外,华为对用地与劳动力的需求,也让深圳难以承受。随着华为的继续做大,它对深圳予取予求的还会更多。因为企业的做大,必然导致产能的增加,而产能的增加,则必然伴随产能承载地——厂房的扩建用地的增加。
深圳要壮士断腕?
     不止华为,是所有的制造业从深圳退场的时候了。 把深圳有限的土地资源留给那些附加值高,或者不需要占有更大空间的创新产业或者金融产业。深圳根本不需要产业类型齐全,除非深圳想不做特区而搞成独立王国。【详细】
“营改增”后 深圳留华为不如卖地
“营改增”成政府税收大杀器
       “营改增”前后,华为对深圳的税收贡献差异很大。经过计算,《侨报》记者发现新一轮财税改革项目“营改增”的结果,将使华为直接贡献给深圳地区地方的税收锐减近50%。以“营改增”改革的临界点2015年为基数,可通过计算得知华为的营业税和增值税占比情况。
华为成赢家
       但是在“营改增”实施之后,上述缴税模式则将被全盘扭转。从2015年华为财报中的利润表,体现出的成本收入比可以得知,华为的应纳税款约有60%可以抵减掉,则深圳政府分获的税款大概只有3.18亿元。这一数额,将比“营改增”以前至少缩减了5.1亿,缩减幅度约可达到62%。
卖地税收可观
       与华为能为政府提供的税收相比,在当前的楼价与地价高企的时代,深圳市乃至龙岗区政府卖地所得会更划算一些。同样按照现有的国家政策规定,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也均归属于地方财政收入支配。除此以外,当然如果卖的是二手房的话,个人所得税的收入也会随之增加。【详细】


华为的“逆袭”之路

瞄准三星
     2016年5月25日,华为公司在美国加州北区法院和中国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对三星公司提起知识产权诉讼,要求三星就其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对华为进行赔偿,一场全球通信专利大战就此拉开序幕。当然,华为兴师动众分别在中美两国起诉三星并非是一时冲动之举,三星在这场备受瞩目的专利产权之争中也绝不会轻敌。
研发型企业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和5个朋友凑了2.1万元、利用两台万用表加一台示波器,成立华为公司。自创立以来,华为专注于一件事:研发。用任正非自己的话说就是“28年只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
“军人”任正非
     真实的故事总是比想象更加曲折离奇,华为在成长过程中经历过怎样的坎坷和磨难我们不得而知,只能从一些只言片语中窥探一二。任正非在2001年3月,正当华为发展势头十分良好的时候,在企业内刊上发表了一篇《华为的冬天》道尽华为成长艰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