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同性恋在中国

             6月12日,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一家名为“脉动”(Pulse)的同志酒吧发生的一起大规模枪击案,造成49人死亡。因其特殊的发生场所,这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将同性恋的话题推上舆论的浪尖。如今,同性恋已成为一个世界话题。即使在中国这个对同性恋和集体活动态度谨慎的国家,同性恋集体活动——“上海骄傲节”也已经既不低调也不高调地进行了8年。这是一个由华裔美国人发起的活动,从举步维艰到几千人参与其中,以平静的方式宣示它的存在,也似乎在显示着中国对同性恋群体的包容态度。
上海骄傲节 同志集体“出柜”
40年之变
       1969年,中国社会还不存在同性恋这个话题。当年,一名北京市宣武区的中学美术老师因被揭发“从事男男间的性活动”而被游街和批斗。在批斗他时,红卫兵在他身后插了长长的大木牌,上面写着流氓鸡奸罪;2009年,华裔美国人蒂芬妮·勒梅把“傲娇6月”这个西方同性恋群体的惯例活动搬到中国国内。
蹒跚前行
       第一届上海骄傲节前一周,一大批新闻网站收到了有关部门的通知,如果他们传播有关上海骄傲节的新闻,网站就有可能被临时或永久关闭。2016年,总共有接近800人参加了这一届的骄傲节开幕派对,超过50名志愿者为活动义务提供服务。
同志环境快速改善
     《侨报》专访骄傲节策划者Raymond Phang,他称中国的同性恋群体自我觉醒的速度非常快,这使得每年都必须根据其需要来设置主题。Raymond Phang说:“实际上,就像上海这个城市一样,中国的同性恋群体非常国际化,他们的权利意识与国际接轨的速度非常快。这让我们感到惊讶。”【详细】

向社会、家人公开性取向 勇敢做自己
为自己身份自豪
       流逝(化名)作为LGBTQ(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对其性别认同感到疑惑的人的简称)的红人,他说:“反正我就是这个样子的,我是同性恋但我活得很坦然。”据他介绍,自己目前的工作、生活的全部重心都在“做公益”上,“希望未来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参加类似世界同志运动会这样的活动。”
曾因性取向自杀
       今年27岁的魏娜,曾为自己的同性取向痛苦了整整5年。进入大学后,魏娜开始尝试与男性交往,却发现自己很难改变原有的性取向,在谈了3个男友后,绝望的魏娜发现自己喜欢的依旧是女性,她不敢告诉家人选择了割腕自杀,好在室友及时发现将她送进医院抢救。
艰难的妥协

       今年的上海同志骄傲节,也有“同志亲友恳谈会”这个活动环节。这已经是第九届。“他们不是怪胎,”一位同性恋母亲在内心里这样告诉自己。几经犹豫后,她邀请女儿和女儿的伴侣吃了一顿饭,席间,吴郁发现女儿笑得特别开心,“两个人和大街上走的普通情侣没有什么区别,”此时,她才深深意识到,“女儿是真的幸福”。【详细】

就业遭歧视、婚姻难平等 维权还在路上

胜算渺茫
       自2012年以来,随着中国法制和国际化的推进,性少数群体(英文简称“LGBT”)所面临的环境正在变得更加友善。这让一些少数维权人士走进公众视野。一方面,支持者们为这些维权者贴上了“维权斗士”的标签;另一方面,他们认为“过程的意义远大于结果”,尽管可以预见的短期内,他们这些维权行动很难成功,但他们正带领中国的LGBT群体走向台前。
中国民众日益包容
        上海美国中心(SHAC)的毕信乐(Steven)过去3年间一直在研究中国的LGBT,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近4/5的受访者 (77%) 表示完全同意“无论性向如何,职场上都应该尊重每一位员工”这一说法。该支持比率在“有亲朋好友是 LGBT”的受访者中更高,达到87%。在过去几年中,随着中国的LGBT不断涌现,更多的人倾向于选择接受他们而非更加排斥。
“粉红经济”凸显
       目前,一部分中国商家已看到了LGBT群体的商业利益,他们称这一机遇为“粉红经济”。在这之中,最直观的是同性社交软件的成功。当然,这也与中国在过去几年中放松了对这一话题的管制有关。这表明,人们在以不同的方式消费着LGBT带来的“粉红经济”,数量庞大的“圈里人”制造着刚需,对于局外人而言,猎奇的眼球也可以成为赚钱的机会。【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