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聚焦中国“网约车”司机

               “明明可以靠权力,偏要靠滴滴。”2016年6月15日,37岁的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洪升因在上班时间开网约车而被举报,目前正在接受当地纪检部门调查。随着事件发酵,在中国开网约车的人群构成也浮出水面……是谁在开网约车?他们为何选择这份工作?又有着怎样的梦想与期待?
非典型司机
兼职的国企小经理
       如洪升那样生存于体制内却又踏入共享经济这班网络快车的并非只有他一人,彭三也是其中一个。他是个50来岁的老北京,微微谢顶,住在西城区的北京胡同里。他喜欢别人管他叫彭三爷,或者三爷。

开豪车的朱教师

    朱教师的车在滴滴打车上显示是三菱帕杰罗,每次乘客上车时,他都会先耐心解释,语气里也带着一点傲娇:“我这车实际是欧蓝德EX,注册滴滴的时候,系统里没这型号,这车北京就25辆,整车进口,2.0T手动挡。”

开“黑车”的刷单者
           对网约车软件来说,还有一些司机是隐形的,虽然他们所占比例不多,但在10多亿运单背后却占着足够大的比例,他们就是刷单者。司机大勇就是其中之一。他是承德丰宁县人。【详细】
司机们的北京梦
湖北孝感农民
      “种地不挣钱,现在老家父母还在种,村里剩的也都是老人,在我们那里,如果不种地别人会说闲话,因为在过去的穷日子,都是种地养活一家人,哪能富了就不种了呢?”司机小哥这样对侨报记者说。他是湖北孝感广水县农村人,今年29岁。
北京城的农民工
   司机师傅是53岁的河北承德农村人。他12岁就辍学,上世纪80年代初赴北京做建筑工人,参与过包括二环路在内很多北京基础建设工程。“这些年边打工边学,算是把字儿认全了。”
河南焦作市民
    来自河南焦作修武县县城的司机小哥今年28岁,其父母在县城的建材城里卖建材,9年前他选择只身到北京闯荡。当时他给家里扔下一句话——“自食其力”,他不想花父母的钱,而是要在北京这座大城市“活出个名堂来”。
非典型北京人
司机师傅38岁,看着很像北京人,说起话来拿腔拿调,却隐约有点儿外省口音。问起原因,父亲上山下乡,直到他13岁时才回到北京。【详细】
他们为何开专车?
曾经的商人
     今年4月,35岁的陈宁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把自己原来的车卖了,拿26万元(人民币,下同)买了1辆二手奔驰,第二件事是拿了1万元买了3部智能手机。他认为在生意场上打拼多年后自己终于迎来了一次转机:脱离公司,做一名专车司机。
曾经的艺术家
      即使在车里,杨毅还是喜欢戴着帽子,并且压得很低,如果有人问他“你是做什么的”,他会立刻兴奋地反问一句,“您能看出我是个艺术家吗”?在驾驶台,杨毅放了一本柏拉图的《理想国》。“没有客人的时候,我还可以看书吧。”杨毅对侨报记者说。
曾经的企业老板
      从公司老板到专车司机,这个巨大的身份转变,韩磊只花了2年的时间。“面相憨厚”是很多乘客对他的第一评价,每次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韩磊都会显得有些哭笑不得,“我以前在公司可是出了名的脾气大,下属都很怕我。”【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