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小三”插足的那些越洋家庭

                  一个位于圣盖博谷地区(San Gabriel Valley)备受华人青睐的城市,一个具有良好学区环境曾经被美国主流社区誉为“小比弗利山庄”的社区,但在过去20年里中国移民家庭以及跨洋异地家庭的纷争中,备受中国民众的非议,也因此曾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如“二奶村”、“小三区”等。
  陪读母亲的世界
接受和宽容成生活代名词
     一想到上次与丈夫见面时的尴尬,褚凡心中就丝毫没有了期待。她说:“‘接受’和‘宽容’已经几乎成了我生活态度的代名词:接受环境的改变、接受现在的丈夫,还有接受自己的新的生活和责任。”【详细】
丈夫出轨,与儿相依为命

    “以前在北京,有父母、公婆和亲戚朋友的帮忙,照顾孩子并不是什么重担,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和儿子两个人相依为命,小到接送他上学、上各种补习班,大到帮他做各种重要的决定,一切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虽然我们也会问一问孩子爸爸的意思,但距离和文化的陌生毕竟让那个陌生的男人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详细】

没资格忧郁和生病
       “听她这么说,我的回答却干脆明了:‘你放心,我哪有抑郁的资格呢?我是孩子唯一的依靠,孩子也是我唯一的寄托,每天层出不穷的新状况、做不完的家务、处理不完的事情,让我没时间去忧郁,更加没有生病的资格啊。’”【详细】
    幸福,只是一厢情愿

爱不可得 恨不放手
     与褚凡不同,一些已在美生活多年的华裔女性,她们事业有成,但没有坚守住自己的底线,为了追求自己眼中所谓的幸福,甘愿为他人妇(情人),最终两败俱伤,此前憧憬的美好爱情化为泡影,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也变得支离破碎,留下的只是悔恨。【详细】

爸妈皆输
     乔伊是蔡女士(“陪读妈妈团”成员之一)在洛杉矶的多年好友。在蔡女士眼中,乔伊是一个年轻、聪明且依靠自己的能力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一个八面玲珑的女子,与学计算机出身的丈夫两个人算是上世纪70年代留学生来美国奋斗成功的典范。【详细】

对孩子性格产生影响
     ZZ说:“在家里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想到妈妈的不容易,很久没有见到老爸,看着他感冒不停打喷嚏的样子,感觉他就像是一个笨笨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大孩子’,觉得他也挺可怜的。”孩子长期与父亲分离,褚凡担心这会影响孩子成长。【详细】
  父爱不可缺

遥远的父爱,遥远的异性
       伍姗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在她的印象中,父亲是家中的权威,弟弟出生之前,父亲任性且脾气大。而弟弟的降临是在伍姗和母亲被“发配”来旧金山以后,父亲在中国和别的女人所生,长姐和二姐则留在父亲的家族企业里面继续做事。【详细】
“小三文化” 是酒文化?
       一位来自北京的尤先生用比喻的方式,将与“海外妈妈团”相对应的“大陆出轨男”讲解了一番:男人生来内心就有表现的欲望,尤其在职场,逢场作戏也好;半推半就也罢,把目前大陆的“小三文化”比喻成酒文化其实很恰当,这可能让很多女性有一种永远难以理解的感觉,而男人上了酒桌就不得不就范。【详细】
教子需父母齐上阵
     试想如果女性一开始就拒绝单方承担家务和育儿的负担,要求男方共同承担或请佣人来做的话,爱情和婚姻的天平会像现在这样倾斜吗?当然,在那些男方出轨的家庭中,不少大男子主义的丈夫确实会要求妻子持家、相夫教子,但是那些被动接受的女性们不也都甘之如饴吗?【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