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二孩之难 代孕之困
               最近,关于“代孕合法化”的讨论在大陆微信朋友圈刷屏,引起大量关注。其实,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一直都有,中国全面开放二孩后,被更多的人提及。本月3日,人民日报刊文讨论了大龄夫妻生育二孩“有心无力”的困境,这种困境让一些人想到了代孕,成了这次讨论的导火索。中国家庭为何要寻求代孕?在中国,代孕又存在哪些道德和法律阻碍?美国代孕市场现状如何?对此,侨报记者走访了美中两国的一些代孕机构,一探究竟。
”生不出二孩“的烦恼
不孕不育成难题
  中国国家卫计委科研所临床医学中心副主任耿琳琳说,人的生育年龄和生育率呈负相关性,年龄越大,生育能力越低,再加上妇女的卵细胞逐渐老化,以及环境污染、电磁波辐射、化学品的影响,在未绝经期之前的10年内,妇女的卵泡质量会出现下降趋势。随着年龄增加,生育率呈明显下降趋势,到45岁以后,将近90%的妇女没有生育能力了,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
冷冻胚胎留“种子”

  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的程序简化,越来越多的高龄产妇选择再拼一把,冻精冻卵、试管婴儿成为热门话题。王丽娜说,辅助生育技术解决了不孕症患者的问题,给许多家庭带来了福音。

暗访代孕机构
       中国代孕行业整体较为低调小心,报价或代孕妈妈等关键性信息必须夫妻亲自到场,大多数代孕公司都需要夫妻双方的共同签字才能够进行,以免日后承担不必要的法律责任。某代孕公司的一中介透露,凡是能够找上门来的人已经是私下已经了解清楚,下定决心要做代孕的人。除中国以外,美国代孕价格比较贵,优势是孩子可以取得美国国籍。【详情】

中国代孕“难产”

简单悬置不可取
      地下代孕市场蓬勃发展的背后无疑是巨大的需求。一些代孕机构都表示,去年每一家成功移植案例至少在100例以上,最多的达到200多例。“代孕市场需求是逐年增长。”某机构负责人说。随着二孩政策在中国的全面落地,这一市场被进一步激活。“我在这个行业做了八年了,现在代孕需求越来越多了,因为想要二孩的高龄夫妻越来越多。”广州一家代孕机构站长说。

商业代孕是“典妻”
       现代的商业代孕依然是“典妻”的翻版,贫穷阶层的女性将自己的卵子和子宫出售给上层人群。对她们而言,代孕的风险和问题远远大于收益。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谁才是孩子的母亲”的问题,根据中国相关法律,孩子的母亲需要完成提供卵子、分娩、抚养孩子的工作,才能被认定为孩子的母亲,这一规定远远落后于科技发展,应该借鉴英国和法国的法律——不考虑卵子来自何人,一律认定分娩者就是孩子的母亲,谁的子宫谁做主。

案例:花75万她有了自己的宝宝
   王萌萌与老公找到一家私人代孕公司,哪怕借助别人的肚子,但基因是自己的孩子就行。代妈是一名30岁的农村女性,之前生过一个孩子,王萌萌听说,代妈在做这行之前是清洁工,后被同乡介绍入行。王萌萌与老公第一次为代妈准备了鲜胚两个,但并未成功,几个月后进行第二次移植,12天后抽血,在代妈检测怀上孩子的那一刻,激动过后就是幸福而漫长的等待。【详情】

来美代孕潮涌

二孩政策点燃希望
      现在二孩政策放开了,让许多家庭看到了“为女儿生个弟弟”的希望,但无奈年事已高,担心自己的卵子不够健康,所以希望代孕母亲能帮忙生个健康的宝宝;还有一些从未怀孕的的中国大龄夫妇,看了去年5月《侨报》代孕文章后,也主动找上门来表达了他们“铁树开花”的愿望。

来美代孕人数大增
       随着二孩政策的全面落地,中国夫妇来美代孕的人数也出现了明显增长。这从专精家庭法的阿罕布拉市“理想法律集团”(ILG)近来受理的国际代孕服务出现明显上升趋势便可见一斑。据ILG创办人敬艾薇(Evie Jeang)透露,2015年“理想法律集团”全年受理的代孕业务只有6件,而2016年仅4月份就受理了4件。
不愿生出“混血儿”
     很多中国父母并不愿意借着来美“代孕”的机会要一个“混血儿”,尽管很多人认为“混血儿”既聪明又漂亮。拉婉娜解释说,他们不愿要“混血儿”的主要原因是怕回国后被亲戚朋友知道了,笑他们自己没有生育能力,说他们的老婆“母鸡下不了蛋”,这在很多传统的中国人看来是很丢脸的事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