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网
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管窥范雨素
                 近期,范雨素成为了中国新晋网红。她是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皮村中的一名普通外来务工者,因为微信公众号“正午故事”的一篇题为《我是范雨素》的文章在网络上迅速走红。令外界颇为意外的是,一夜爆红后,范雨素却躲进了 “深山古庙”之中。为此,侨报记者采访了范雨素身边的同事、朋友,一探究竟。

  邂逅皮村:寻找范雨素
邂逅皮村
     通往皮村的公交车拥挤、闷热、嘈杂,灼热的阳光让人眩晕,损坏的车窗窗帘又拉不上,车上的乘客像一颗颗暴躁的黄豆,随时可以炸开。如果没有意外,《我是范雨素》的作者——皮村的保姆工人范雨素,曾经每天都会乘坐这趟公交,去往市中心一位胡润榜上榜富豪的“如夫人”家,做家政服务。【详细】
皮村没有范雨素

      范雨素的媒体说明会,是一场奇怪的媒体见面会:因为主人公范雨素“逃离”皮村,不能出场,她的个人细节让位于工人文学大叙事。在媒体的问答环节,除了已经采访过皮村相关人的媒体之外,根本没记者追问范雨素本人的具体细节。
      范雨素的两条微信还投影到了屏幕上:“因媒体的围攻,我的社交恐惧症,已转为抑郁症了,现在已躲到了附近深山的古庙里。”【详细】

http://news.uschinapress.com/2017/0428/1103940.shtml
谁是下一个范雨素?
范大姐的同伴
       尘土飞扬的皮村,是中国普通村庄的镜像。范雨素走红后,更是带来了一阵“沙尘暴”。如果硬说皮村跟其他村庄不一样,那就是皮村“打工之家”的文学小组,每到周日晚,文学小组开设课程,北京高校的教授会从城里搭车过来上课。
      4月29日,范雨素走红后,虽然她缺席了这次讨论会,但是小组讨论还在继续。这一期讨论的主题是《我是范雨素》。教师张慧瑜坐在带着一台电脑、十几个学员围坐的桌子上。这一次,有两名家政女工读了范雨素的文章之后来到皮村,成为文学小组的新成员。【详细】

打工文学之伤
       范雨素走红之后,被看成底层工人的呐喊者和代言人。因为用文字表达了自己,才有机会进入所谓城市主流人群的视野。而在中国,还有接近3亿同样有着丰富内心的打工者,大众可能一点都无法体味他们的生活。
      “工友之家”的负责人王德志也表示,范雨素的意外“走红”是好事,希望底层劳动者能有更多发言权,但不仅仅是被高高在上的主流社会猎奇的对象。【详细】

逆境梦想VS底层残酷

10万+的诞生

      《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加上陆天明和张平,被称为中国反腐剧的“三驾马车”。他们都在1990年代开始创作以反腐为主题的小说、剧本。2000年初,他们创作的《大雪无痕》《生死抉择》《绝对权力》等火遍中国,引发一次次的收视热潮。

      2004年,应中国国家广电总局的要求,反腐剧退出电视台黄金档,此后沉寂十年,反腐剧作家们也各自蛰伏了起来。2015年,中纪委调研组到广电总局、最高检影视中心调研,提起中国的反腐自中共十八大后搞得轰轰烈烈,却没有一部相关的电视剧。知情人告诉周梅森,反腐剧的环境“这次真变了”。【详细】

另一个世界
      毋庸置疑,范雨素的自我表达,打破了主流社会对底层视角的垄断,打破了固化的阶层叙述所形成的盲区,让人们看到了一个自以为熟悉却很陌生的世界。
      尽管那些来自偏远农村的人就在身边,同乘一辆拥挤的地铁,但人们却对他们一无所知。
      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末中国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7.35%,农村人口占了42.65%。虽然名义上城镇人口已经超过农村人口,但大部分新增城镇人口仅仅只是转变了户口性质,收入、教育等属性依旧没有变。【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