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我的子宫,谁做主-----------
    导语:近日,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待产的马芳(化名)从5 楼分娩中心坠下,抢救无效身亡。随后,绥德院区称, 马芳因为疼痛难忍想剖宫产,被“家属拒绝”后跳楼自杀。但马芳家属却称,并未一直坚持顺产,拒绝剖宫产的是医院。到底是谁拒绝马芳剖宫产,俨然陷入了“罗生门”。此事随即引发了中国各界“我的子宫,谁做主”的热议。在美国,产妇若要剖宫产,是由产妇自己决定还是家属决定?在无痛分娩技术早已成熟的今天,该技术为何在中国“难产”?
榆林产妇坠楼“罗生门” 是谁在阻止剖宫产?
“妻子想改剖宫产”

    8 31 18 5 10 秒,马芳走出楼道打电话,随后,她的丈夫及婆婆来到旁边。由于疼痛难忍,10 分钟后, 医生和家属扶着她,并劝说其进入分娩中心。19 20 分,马芳再次走出产房,医护人员紧随出来,7 分钟后,在众人劝说下,她再次进入分娩中心。

    “妻子说她太疼了,想改为剖宫产延壮壮称。他说,在妻子再三要求下,自己打电话给在医院的熟人,想问关于剖宫产的事情, 没想到电话挂了约5 分钟,护士告诉他妻子不见了。

谁拒绝了剖宫产?

    虽然绥德院区已与马芳家属初步达成调解协议,但究竟是谁拒绝给马芳剖宫产目前仍不得而知。

    延壮壮表示,妻子第一次从待产室出来要求剖宫产,自己就对医生说打算剖宫产,“医生说检查一下再说,等医生出来后我问情况咋样,说是马上就顺产了不可以剖宫产,我们就在产房外等着。”

两次下跪求剖被拒?
   
    就在外界质疑究竟是谁拒绝了马芳剖宫产之际,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称,视频监控显示,马芳曾两次下跪求家人让医院给自己剖宫产。对此,延壮壮给予断然否认。
    院方表示,监控中,马芳两次跪地,是在请求家属同意剖宫产。对此,延壮壮并不认可,“她是疼得受不了才向下跪,我扶都扶不住。”
     延壮壮则表示,产妇出来都是说疼得受不了,让他跟医生说一下,要剖宫产。“我当时就跟医生再次说,不行的话就剖宫产,但医生说,不用剖了,马上就生产了。没想到后面就发生了坠楼。”【详细】

我的子宫,谁做主?
备受诟病的家属签字制度

    榆林产妇马芳坠楼揭开了产妇手术签字的冰山一角。生孩子的虽然是产妇,但“怎么生”的决定权似乎不在她们手里,医院必须在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剖宫产。
    家属签字制度的初衷,是为了兼顾患者家属的知情选择权和医疗机构的免责救治权。但现实中,家属签字制度并不能挽救患者于危难,只能让医院消极等待一纸签字。极端点说,很多时候,家属签字制度等于是在让患者做出求生求死的抉择。

剖宫产被滥用

    产妇选择顺产还是剖宫产究竟由谁说了算屡曝争议的背后是近些年来剖宫产被滥用。

    2010 年,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在2007 年10 月至2008 年5 月间的剖宫产率高达46%,为世界第一。而这比世界卫生组织对剖宫产设置的警戒线15% 高出了2 倍多。剖宫产被滥用之外,近年中国国内高龄产妇与超重婴儿比例不断攀升,也直接推高了剖宫产率。

顺产or 剖宫产 在美国和澳洲谁说了算?

    美国:患者有意识能做决定只需征得患者的同意,家属意见仅做参考。美国有患者也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不过,在面对类似陕西榆林产妇马芳的状况时,美国医院有明确规定:在患者有意识做出决定的时候,只需征得患者的同意,家属的意见仅仅只能做个参考。

     澳洲:剖宫还是顺产,完全靠医生判断和产妇自己的意愿决定。在澳洲,每个产房都会配有MIDDLE WIFE(可以理解为妇产医生),是剖宫还是顺产,完全靠医生专业的决断,和产妇自己的意愿决定。【详细】

麻醉师紧缺 观念制约 “无痛分娩”中国“难产”
“无痛分娩”技术已成熟

   时至今日,有的媒体仍然将“无痛分娩”称之为“美式分娩法。”这让“无痛分娩中国行”的发起人胡灵群感到哭笑不得。据他介绍,世界上第一例分娩镇痛至今已有170 多年,直到30 多年前,无痛分娩成为一项成熟的医疗技术在欧美国家盛行。其实,“无痛分娩”技术在中国实际早已存在。尽管首例无痛分娩案例已不可考,但早在1952 年, 山东省就成立了“无痛分娩法推行委员会”。此后几十年间,业界多有研究。而大量临床应用则始于1990 年代后期。

产痛“天经地义”?

    “生孩子到底有多疼呢?一个简单的问题便引出了北京产妇高雅的一段伤心往事。我差点把我老公的手指头咬断,就这么疼,

     “女人嘛,生孩子哪有不疼的?再说,用麻醉药对孩子智商不好,回忆起母亲的言语, 高雅这样说道。无奈之下,她只有顺从接受了所谓的普遍规律”——忍着痛。而她的美国丈夫则惊呼这简直就是虐待!

被忽视的麻醉师

    “在美国,产房里没有麻醉师是不可能的事,胡灵群对记者说,但在中国,麻醉医生数量严重不足。无疑,这已成为全面推广无痛分娩技术的拦路虎之一。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前院长段涛对媒体表示,目前中国大部分地方对无痛分娩仍没额外的收费标准,只能按照硬膜外麻醉的标准来收费,但这不够,收费不能解决, 入不敷出,医疗机构没有动力去做这个事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