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后煤老板时代-------------
    导语:煤老板,一个带有鲜明时代烙印的群体。自20世纪末期起,煤价随中国经济勃兴飞速上涨,煤炭储量丰富的山西大地上,数不清的财富神话陆续诞生。煤老板因时代的潮水生发, 也因时代的潮水消亡。2008年后,山西兴起轰轰烈烈的煤炭改制重组,煤老板们手握巨额资金从历史舞台上四散离去,各自走进人生的下半场。离开了曾带给他们无数耀眼光环的煤炭,煤老板们能否适应新的生活?事业转型又能否成功?在煤炭去产能和“蓝天保卫战”的双重夹击之下,煤炭产业又将何去何从?
消失的煤老板 彷徨中开启人生下半场
被赶出山西

    2008 年9 月,山西襄汾一座尾矿库溃坝,277 人死亡,消息震动全中国,以遏制矿难为由头的煤炭兼并整合旋即启动。或成为国企股东,或将煤矿售出套现,无论如何选择,民营煤矿主们都不可逃避地失去了对煤矿的控制权。煤老板这个名词,从此成为了过去时。

    对突然无事可做的煤老板们来说,如何支配手头的钱和时间,成了后半生的头号课题。心性差异对命运的影响显露出来,曾经相似的人生走向,就此开始分岔。朱新宁也不情愿地成为了其中的一分子。

打游戏、打猎打发时间

    对抗失落空虚的方式是坐在家里打电脑游戏,没日没夜地打。做煤炭的朋友前前后后来到北京的也有不少,经常叫他喝酒聚会, 但煤老板朱新宁极少去,别人过得好,心里受刺激,过得不好,情绪会传染。

    2014 年,一位名叫李长伟的煤老板,专门赴南非狩猎,打了4 头大象、6 只长颈鹿,5 只斑马,花了400 多万元。那一年,他先后去了3 次非洲。“别人都打羚羊之类的,我不打,要打就打大的。前半辈子太压抑了,既然来过瘾那就过足。你能懂那种感觉吗?”

搞煤炭挣钱太初级

    就在朱新宁在北京陷于心理恐慌的同时,五六公里外的北京海淀区五道口,几个来自山西临汾的煤老板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冲进新的战场,带头人便是黄治华。

    30岁那年,他去上海开了一家水处理厂。水处理虽远不如煤炭赚钱容易,但他却觉得庆幸,感觉及时认清了人生真实的面目。“说白了, 搞煤炭挣钱的方法太初级,这种钱你能赚多久,将来怎么办?”

无所事事只好买房

    到北京最初两年里, 朱新宁无所事事,也不想看着钱躺在账户上贬值,便也四处买房。北京、深圳、三亚、香港,别墅、会所、写字楼,一处接一处地买。时间久了,他觉得索然无味:“做实业赚100 万也算有意义,多少能创造些价值。买房就算赚几个亿又怎么样?不过是个数字。赚这个钱一点不值得高兴。”【详细】

站着赚钱不易 做实业才骄傲
试水“互联网+”铩羽而归

    在北京立稳脚跟后,黄治华将目光投向了互联网外卖,结果铩羽而归。他开始为有人出3000 万收购没有及时出手感到后悔,和煤炭生意比起来,这种竞争实在太血腥。“简直是吃屎般的感觉”,“你有多少钱可烧?煤老板再有钱,能比华尔街更有钱吗?”

    无奈之下,他又回到了原点, 重新在临汾做起了煤炭生意。

做旅游业被视为精神病

    在北京学习回到大同后,煤老板冯学光尝试把在“国学班” 上学到的“高层次思想”传播给周围的人,但收效甚微。“很失望,别人都理解不了,以为我神经病。”他强调自己不同于其他煤老板,要做一个有文化的企业家。

    煤改后第二年,冯学光偶然发现了距离大同市区70 公里的乌龙峡景区。在旁人眼中,这里不过是乱石丛生的荒谷,但他却兴奋不已。建设景区的过程并不顺利,仅清理山谷中堆积的巨石就花了2000 万元。为了阻止他, 妻子先后两次把他送进精神病院,但他依然照旧。

“外面世界已不属于我”

    2008 年大学毕业回国时,郑强本有机会和同学们一样,在北京或上海的跨国企业工作。但现在的他在离临汾市区60 公里的山上经营着一家洗煤厂,皮肤晒得黝黑,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在被问及“将来赚够了钱, 还想去深圳吗?”“不去,肯定不去。”郑强不停摇头。“为什么? 你说过,那边的机会多。”“外面的世界是很精彩,但已经不属于我了。”【详细】

“黑金”求重生 “控煤”or“去煤”争议仍存
矿井关闭 另寻生路

    “这么大的一个矿,怎么说关就关了呢!近日,在陕煤化集团铜川矿业公司王石凹煤矿,一位已退休的老职工在路过矿区闲置的火车轨道时,不解地说。

    王石凹煤矿关闭,员工何去何从成为了一道难题。现今,王石凹煤矿在谋求转型发展。“我们结合矿井自身独特的历史和文化资源优势,拟将文化旅游业作为公司转型发展的突破口,打造工业遗址公园。”张宏勋说。

坏日子还未结束

    在煤炭去产能的大背景下, 王石凹煤矿只是中国煤企经营举步维艰的一个缩影。有数据显示,2016 年,中国压减煤炭产量达1.43亿吨。形势仍不容乐观。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近日表示,自2012年开始的持续4年多的经济下行,煤炭企业经营困难的状况不断加剧,虽然2016年下半年煤价回升、企业效益增加,但回升的时间较短,大多数煤矿仍处于累计亏损状态,弥补前几年的巨大亏损还需要时间。 “目前煤炭价格处于合理水平,但煤炭企业经营状况尚未得到根本好转,行业脱困发展仍需付出艰苦努力。”他强调。

绿色低碳是关键

    除了面临压缩产能的压力之外,煤炭行业还面临环保的压力。

    “中国进入新常态后,整个国家包括各个行业的发展都从以前的数量扩张型转向提质增效的新阶段,煤炭行业亦是如此,今后都将转向不断提高效率,不断低碳、绿色的发展趋势”,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第四研究室主任许召元对煤炭行业未来的发展形势给出这样的总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