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中国人的文化消费热---------
    导语:看电影、看话剧、听演唱会、追星……现在的年轻人早已习惯在“刚需”之外进行文化消费,而去书店阅读、去博物馆看文物、去美术馆看画展这类更“静态”的文化消费行为,正沿着“冷门—时髦—习惯”的进化轨迹潜入当代人的生活。刚刚过去的狗年春节,文化消费更是掀起了一个小高潮,中国人热衷于全家出动,去电影院、博物馆里过大年。
互联网架桥 中国文艺地标怎样变“时髦”?
文艺书店的“老黄历”
    单向历是一本被称为“新青年的老黄历”的日历,2月15日农历除夕这一天写着“宜抢红包”,并加了一句宋代词人杨无咎《双雁儿·除夕》中的“劝君今昔不须眠”。人们的生活方式开始发生改变,即使是一本日历也在根据人群特点进行细分,网上还有人将单向历、果壳网出品的“物种日历”、豆瓣网出品的豆瓣日历、中信出版社出品的“亲爱的日历”进行横向对比,文艺青年可以根据自己对诗歌、电影的具体偏好进行选择。
从实体店到互联网
    2005年底,6个年轻的媒体人在圆明园的一座院落里创办了‘单向街图书馆’,名字取自德国思想家本雅明的同名著作《单向街》。此后,这家书店成为顶级作家、导演、艺术家、以及来自四面八方的年轻人频频光顾的场所……9 年之后,正如互联网和社交媒体重塑了整套理解世界的方法,单向街也开启了重塑之旅——它实现了听觉、视觉、触觉、味觉的全方位阅读。

去美术馆看展
   2017年,作为民营美术馆代表的今日美术馆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据《2017今日美术馆·年度报告》显示,该馆去年收入3787.69 万元人民币,其中门票收入占到25%。值得注意的是,门票收入在2016年还只占其全部收入的2%。年轻人的观展目标更为明确,更倾向于标榜自身独特的观展审美与爱好。
为艺术品埋单
    “2013年、2014年文创产业开始兴起,经历大浪淘沙后,大家慢慢发现这似乎不是一个快速盈利的产业。2017年,这个行业迎来了意外惊喜,我们突然发现人们开始愿意为展览和文创产品埋单。”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说。【详细】
去哪里过大年?逛博物馆成中国新民俗
《国家宝藏》“粉丝”捧场
    2月19日大年初四,离北京西站不远的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迎来农历戊戌年的第一个开馆日,北京市民孙先生去博物馆“躲清静”,没想到当日上午军博南门外的队伍已排出百余米。军博官网显示,当日到馆人数接近2.1万人。自2015年起就每日限流8万人的故宫博物院则永远人气爆棚——19日上故宫官网订票,截至21日的门票已售罄。
“朕的心意”199元很抢手
    从2016年的《我在故宫修文物》、2017年的《国家宝藏》、今年初的《如果国宝会说话》到央视狗年春晚《丝路山水地图》惊艳亮相,原本冷门的古董文物现在成了最炙手可热的消费对象——年轻人愿意掏钱去电影院看《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即使很多镜头已在网上看过;故宫在网上发售各种“萌萌哒”周边产品,“故宫淘宝”的微博账号还成了“网红”。【详细】
娱乐?“余乐”?中国掀起文化消费热
“90后”需求最旺盛
    据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中国文化消费指数(2017)”显示,中国文化消费综合指数持续增长,由2013年的73.7增至2017年的81.6,年平均增长率为2.6%。18至25岁居民的文化消费意愿和水平指数最高,“90后”对文化消费的需求最旺盛,这些年轻人已成为文化消费的主力军。
文化消费趋势:跨界+家庭化
    文化产业的核心是大众娱乐消费。区别于几年前,陈少峰认为现在人们的娱乐消费需求中要加入文化内涵或艺术表现力,“人们渴望消费行为结束后,或留下值得回味的内容,或增长知识,或引发思考,或引起情感共鸣”。
余乐:新中产群体的文化消费新风尚
    “余乐”音同“娱乐”,意义却远非单纯的时间消遣。“余”可以代指自己,“余乐”可解释为自己之乐。比起以往消费追求的“高效”“省力”“大众”这样的整体倾向,“余乐”更强调通过重视“徒劳”“费力”“自己”来获取真正意义上的精神满足。【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