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诈捐”风波-----------------
    导语:5月4日,王凤雅去世了。这是一个河南太康县小女孩。她与病魔战斗了8个多月,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不到3年。去年9月,她被查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确诊后,她的妈妈杨美芹在多个平台展开众筹,呼吁网友为女儿捐款。网友的关注,让爱心汇聚,善款筹集得也很顺利。然而,一场爱心事件却在接下来演变成一场沸沸腾腾的争议。诈捐、重男轻女、志愿者不专业等话题轮番出现,中国网络慈善的监管漏洞暴露无遗。
王凤雅小朋友之死
“诈捐”?

    王太友说,治疗孙子的兔唇是2017年4月,而王凤雅查出眼癌是当年11月,而且治疗兔唇的费用是嫣然天使基金承担,不存在挪用善款的可能。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了王太友的说法。

消极治疗?

  “我们对此特别疑惑,凤雅得了‘视网膜神经母细胞瘤’,恶性肿瘤发展非常迅速,不做化疗根本没有控制病情的可能,怎么只是在镇医院挂水呢?”一位参与王凤雅救助的志愿者如此说。

孩子应能 “救得活”?

  据媒体报道,在郑大一附院眼科中心主任医师陈悦看来,当时如果尽快采取措施,孩子应该能“救得活”。

没尽全家之力救治?

    对于一个时日不久的孙女和还没结婚的儿子,他选择了后者。也正因为如此,有网民质疑,如果患病的是孙子,王太友是否会举全家之力救助? 【详细】

志愿者身陷漩涡
不信任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

    王太友称,他对志愿者的不信任是一点点累积的,原因包括总是给孩子拍照,没有兑现在北京入院治疗的承诺,还和孩子妈妈说“哭得越厉害,捐钱越多”,等等。

志愿者被当“人质”

  在胡晓辉前去郑州期间,志愿者宇琪被王家短暂扣留。这一细节,王凤雅家属和宇琪都承认确有其事。原因是,那时王凤雅病危,王家情绪激动。

起诉造谣者

   4月9日夜里11时53分,微博ID为“作家陈岚”的女士,在微博中称,“王凤雅疑似被亲生父母虐待致死”。 【详细】

一个悲剧背后的慈善是非
网络筹款监管需给力

    网络慈善的正面,是人间有爱,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背面,则是监管漏洞,是可能的欺骗,是对信任的透支。

志愿者过度介入?

   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小凤雅事件”中有些志愿者充其量只是拥有爱心的热心人士,离真正合格的专业从业者仍有距离。对于这些热心人士,不必过于恶猜其动机,但就他们在这次事件上的表现看,其专业能力显然有待提升。

网络慈善为何变成网络暴力?

    一些网络事件,往往都是“结论先行”,人们根据一些信息的片段就得出结论,然后“义愤填膺”地进行口诛笔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