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频道 | 图片频道

    “单行道”是一次由北美留学生独立发起的微公益行动。今年夏天,他们呼吁海外学子和他们一起用实际行动(关注转发、拍一张照片、讲一个故事),为中国贫困山区的孩子换取由企业捐赠的免费午餐。

    活动将于20145月正式启动。为了配合线上活动,今年夏天,单行道的骑行团队将从美国西部旧金山出发,骑自行车横穿美国大陆11个州, 终点美国首都华盛顿。骑行总长6000余公里,预计总历时2个月。 

侨报专访视频
海外留学生的微公益:单行道上并不孤独

    谈到微公益,有人理解是“勿以善小而不为”。换言之,微公益并非众星闪耀又迷失了焦点的慈善晚宴,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也可以参与其中,只要付出自己的一点行动,就可以为公益贡献出一份力量。


    今年夏天,一群年轻人发起了一个名为“单行道”的微公益活动,他们将用两个月的时间骑自行车横穿美国,从旧金山到华盛顿,途经6000公里的路程。他们正是代表着海外留学生的一股力量——要用自己的能力,将微公益事业传播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谈到如何做公益,“单行道”的成员们认为,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年轻人,其实并不需要等到有钱有地位的时候才有资本做慈善,他们希望可以通过这次微公益行动呼吁海外留学生及海外华人,通过自己的行动关心国内贫困山区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让他们可以有一顿热腾腾的免费午餐。

行动只源于曾经的那份触动

    在海外的留学生,很多可能对于贫困的概念只存在于电视机里和网络图片中,单行道团队中的很多人也是在之后的支教及志愿者活动中,才切身走进了那些触动人心的画面。那些白色的馒头和黑色的梅干菜,永远是山区的孩子们在午餐时看到的唯一色彩。

    此次骑行的队长张江扬也是这次微公益的发起人。酷爱户外运动的张江扬一直希望可以骑行横穿美国。而当他回想起自己曾在浙大读本科时去支教的经历时,一个激动人心的想法在突然间萌生——为什么不能让骑行变得更有意义呢?于是,这个名为“单行道”的团队,便从那时起,渐渐走进了人们的视线。

    说到为什么要参与公益,“单行道”中的每一个队员都有着自己的理由和想法,或许是因为某时某地的所见所闻触动了自己,又或许曾亲身感受过“雪中送炭”的温暖,希望将一份“正能量”传递下去。不论是初衷如何,是“单行道”将他们聚集在了一起,去完成自己心中的公益梦想。


单行道上不会孤单

    在募集资金、寻找爱心捐助企业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很多困难。江扬表示,和自己曾经的创业经历相比,推广公益事业其实很难,尤其是不计回报的投入让很多企业都望而却步。

    其实支教和志愿者活动的意义,有时并不在于帮助了多少个孩子,而是自身由内向外的蜕变。如果没有这些经历,“单行道”的团队成员也无法把“公益”二字深深刻在自己的心里。而正是因为能力有限,他们才要呼吁更多的人来主动参与公益。他们希望,自己一腔热血的热情可以感动周围的人们,用实际行动参与到公益事业中去,同时也能让更多人逐渐产生做公益的意识,化被动为主动。


四线并行的一条单行道

    除了骑行6000公里横穿美国,“单行道”团队还为人们提供了线上参与的方式,希望能吸引更多人参与进来。

    除了关注“单行道”在各大社交媒体的主页,每个身在海外的华人都可以用相机在拍下身边难得一见的中国元素,#我在世界发现中国#,或者通过一分钟视频短片来展示自己正在做的、可以传递正能量的事情,@“单行道”的社交平台账号。

    举手之劳,用实际行帮助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单行道”团队希望用大家的关注能带动换取免费午餐的活动,带动更多爱心企业为这次活动进行募捐,让微公益事业从今夏开始,真正的流行起来。

活动介绍

    在中国许多偏远山区,因为撤村并校,许多住得远的孩子中午没有饭吃,饿了就趴在桌上睡觉,实在顶不住就对着水龙头喝凉水。

    本次单行道行动和公益组织免费午餐计划合作。免费午餐计划是由邓飞等500多名记者和国内数十家媒体联合发起的公益项目。该项目倡议每天捐赠3元钱,为贫困地区的孩子提供免费午餐。截止201312月,募款已超过7000万元,累计开餐学校超过350所,共有超过77000名贫困孩子们免于饥饿。

    单行道希望通过免费午餐这样一个具体的成功例子,让更多海外学子了解那些正在用行动改变中国的公益行动。

 

    活动目标:

    10000次关注转发

    400张发现中国照片

    60个正能量故事视频

    一旦达到目标,单行道将呼吁第一家企业向贫困山区的孩子捐赠3万份免费午餐。

 

活动视频
训练花絮(点击查看)
参与方式

方式一:关注转发

在社交媒体(微信、微博、Facebook、人人)上关注和转发单行道行动

 

方式二:拍一张照片

#我在世界发现中国#

随手拍下你身边的中国元素

 


方式三:讲一个故事

#一分钟微纪录#

1分钟视频纪录你留学的正能量

骑行路线
骑行日志
  • 骑行第一天(6月7日)今日骑行数据:距离104公里,爬升2508英尺

    启动仪式之后,单行道骑行队一行人坐船来到了瓦莱约(Vallejo)-此次横跨美国的实际路线起点。第一天骑行,大家都很兴奋,开始的时候冲的比较猛,在39度高温下,陆续有队员出现中暑症状。与此同时,负责装载补给和行囊的保姆车在山谷道上迷路,没有手机信号,没有GPS,失联至少40分钟。傍晚时分,我们到达骑行途中的第一个大城市-戴维斯(Davis)。万事开头难,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详细]

  • 骑行第二天(6月8日)今日骑行数据:距离113公里,爬升3865英尺

    从戴维斯(Davis)到普莱瑟韦尔(Placerville),强度还没有桑心病狂,但是35+的高温以及太阳直晒的大坡让体重只有90斤(是的90斤!!)的Lala几乎要中暑。队员小秃传授了“湿身大法”,在后背和四肢上淋水,辅助散热,有瞬间原地满血复活之感。 古镇普莱瑟韦尔是个很值得逛逛的古朴小镇。19世纪掘金热时期曾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古镇的中心仍保留多处历史建筑。全镇第一家二手旧物店老板抱着吉他在弹,留声机放着滚石乐队的老唱片。古镇还有一个昵称,HangTown,据说是因为过去有很多人在此地上吊自尽而得名。[详细]

  • 骑行第三天(6月9日)今日骑行数据:距离75.2公里,爬升7821英尺

    从古镇普莱瑟韦尔(Placerville)到熊河湖(Bear River Lake),今天的骑行时间是8个半小时,爬坡是出发以来难度最大的,非常艰苦。骑行结束后,在山里找住处又成了我们的难题,幸运的是,天黑前找到了一间房。 在深山老林里发现了一家距今150年的驿站-Kirkwood Inn,据说是1864年掘金热时期开张的家庭式客栈,没想到一开就是150年。顺便一提,驿站里的食物出乎意料的好吃,尤其是在一天的高强度训练之后。 这家店的招牌菜是Kirkwood Burger,肉质鲜嫩多汁,大小适中。热熏肉三明治也相当的美味,香气扑鼻的热熏肉配上两片薄薄的烤面包片,口感脆实有嚼劲。想去体验的吃货,请预先订好住处,真真的只是山里的一间小木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我们偶遇了一对纽约州的姐弟,同样也在骑行横穿美国,起点旧金山,终点波士顿。姐姐Laura刚刚从纽约州罗切斯特大学本科毕业,弟弟Noah今年读大一。与我们不同的是,他们所有的行李都装在了随身携带的驼包中,一路上他们都是在荒郊野岭搭帐篷过夜。小小年纪就如此坚毅的品质,实在令人佩服! 最后预报,明天我们将离开加州,挺进内华达![详细]

  • 骑行第四天(6月10日)今日骑行数据:距离111.2公里,爬升4294英尺

    从熊河湖(Bear River Lake)到卡森城(Carson City),今天我们的骑行时间是7个半小时。翻越了第一座山峰的最高点CarsonPass(海拔2613米)。下午两点,我们正式挥别加州。内华达,我们来了![详细]

  • 6/12 骑行人物志:偶遇同路人之美国90后姐弟

    在离开上吊小镇Placerville爬坡的路上,我们偶遇一对纽约州的姐弟,同样也在骑行横穿美国,起点旧金山,终点波士顿。姐姐Laura刚刚从纽约州罗切斯特大学本科毕业,弟弟Noah今年读大一。与我们不同的是,他们所有的行李都装在了随身携带的驼包中,一路上他们都是在荒郊野岭搭帐篷过夜。小小年纪就如此坚毅的品质,实在令人佩服! [详细]

  • 6/14 骑行人物志:一家四口的横跨美国梦

    骑行在内华达的途中,我们偶遇来自南卡罗莱纳的一家四口(爸爸、妈妈、儿子、小狗),他们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实现着自己的横跨美国梦。 爸爸Moe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同时也是一个自行车狂热爱好者(每年都要骑行8000-10000公里)。上个月他刚满40岁,今年他给自己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用自己最爱的方式,横跨美国。为了帮助爸爸实现这个愿望,全家人都参与进来:妈妈Brenda负责开房车,为爸爸在骑行途中提供必要的补给;5岁的儿子Deandre和小狗也加入了旅途中,一同为爸爸加油助威。 许多人总说,梦想这个事情是年轻时的才有的激情,等到成家后就越来越不可能了。 而这一家四口的故事似乎在提醒着我们,即便年轻不再,我们依旧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和心爱的家人一起。[详细]

  • 6/17 骑行发现:三千公里重温小马快递的牛仔们

    在内华达中门驿站(Middlegate Station),我们遇到了这样一群有趣的美国人:他们一伙儿共十几人,身着红色衬衫和西部牛仔帽,携带着一整车的骏马。好奇的我们不禁上前问了个究竟,才发现它们正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重温美国历史上著名的事件:小马快递(1860-1861年)。 小马快递线路长1800英里(从密苏里州的St. Joseph到加州的Sacramento)。这条快递线路意图在于用那个年代的最快速度投递邮件,连接加州和美国东部。快递线路的一切都为速度服务:最轻盈的骑手、最快的马、每隔10英里一个换马驿站;骑手和马都以接力的方式不停歇地在10天内完成这1800英里。在拥有火车、汽车、飞机甚至互联网的今天,10天1800英里的信息传递速度已显得太过缓慢。但在150多年前,这却是不可想像的快速。 在那个年代,这1800英里路途上充满了各种危险:艰险的地势、异常恶劣的气候,还有土著的威胁。因此,小马快递线路上的骑手除了需要高超的骑术,还需要异常骁勇耐劳。当年小马快递的骑手招工广告上写着:“18岁以下瘦小结实,骑术高超,愿意冒生命危险。孤儿优先。周薪$25美元。” (在当年,普通劳工的日薪约为$0.43–$1)因此小马快递上的骑手应该都是神一般的人物。 开始运营的18个月后,由于电报系统的发明,小马快递就此衰落了。然而它特殊的历史意义和传奇色彩使得它至今仍为人所津津乐道。当年的一些驿站(如Middlegate Station)如今也成为了旅者穿梭回当年历史的时光机器。 一个多世纪后的今天,美国人并没有忘记这段历史,而是用一个一年一度的骑马活动(xphomestation.com)重温和纪念这段历史。整个活动为期10天,骑行以接力、24小时不间断的方式进行。全国总共有600多名骑手参与,总骑行长度1966英里(3164公里),从加州开始一直到密苏里结束,线路和1860年的线路基本吻合。[详细]

  • 6/20 骑行人物志:60岁骑行横跨美国的法国“不老骑士”

    一辆黑色德国产公路车,四个挂在两侧的红色行李包,一面插在后座的小国旗,这些是Jean横跨美国的全部装备。一副简单的帐篷,一口生疏的英文,60岁的他正在完成今年的梦想—骑车横跨美国。 第一次见到Jean是在50号公路上的中门驿站(Middlegate Station),他正悠哉地搭着帐篷,看到我们路过便点头微笑,是那种法国人特有的方式。个子高高的Jean,皮肤黝黑身体健硕,怎么也猜不出,他已是耳顺之年。 我们一路骑行,一路相遇,一路聊天。从交谈中得知,Jean生活在法国巴黎,年轻时曾是一名公交车司机,他说,退休之后的梦想就是每年花上3个月的时间骑车穷游世界。去年,他骑遍了欧洲。 Jean的表情总是淡定自然的,无论话题涉及他的家乡身世或是他无法用英文表达清楚时。在尤利卡(Eureka)小镇,我们问起家乡,他淡淡地笑着说, “我不知道父母是谁,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看着我们惊讶的表情,他又补充道, “二战之后,大家都不知道家乡在哪。我在巴黎长大,巴黎就是我的家。” 说起家里的孩子们,Jean的眼神总是会瞬间温柔起来。他翻出钱包里的三张照片,指着它们说,这就是我的生命。他说每游历一个国家,他都会寄一点小礼物给孩子们和孩子的孩子们,买不起太贵的,只要他们能开心就好。 颐养天年是选择,完成梦想也是选择,Jean用他的行动告诉我们,人生的选择本与年龄无关,只与心境有关。问起明年的目标,Jean说,还在计划,不过真心想去中国骑骑。 内心向往吉普赛式自由的队长,望着Jean骑车的矫健背影,不由得感慨,真希望60岁时也可以像他一样,做一个“不老骑士”。[详细]

  • 6/22 骑行人物志:公益无国界,为中国患病女孩骑行的美国父子

    2014年6月7日,我们从旧金山出发,自西向东横穿美国,为中国贫困山区孩子筹集免费午餐。 2014年5月5日,他们从佛罗里达出发,自东向西横穿美国,为一个中国女孩筹集心脏病手术费用。 2014年6月18日,在犹他州Minersville的一条小路上,我们的路线相交了。 Terry和Garrison是一对父子,Terry已退休, Garrison正在上大学。 他们一个朋友的女儿正在等待心脏移植手术。 他们决定用横穿骑行美国的方式, 为她筹集手术费用。 Lori是一个美国母亲, 她的三个孩子已长大成人,独自生活。 母性促使她希望能带给那些孤儿更多母爱的关怀, 于是她来到中国,寻找等待领养的孩子。她先后收养了两个健康可爱的中国女孩, Kate 和 Elizabeth。后来,当她在孤儿院见到Rachel时, 不忍心再让这个小女孩孤独地等待下去,于是她把Rachel也带回了美国。 Rachel是一个9岁女孩, 出生时只有半个心脏,被遗弃在上海街头。 她被医生诊断为心脏功能严重缺陷,生命随时有可能终结,可她却顽强地活了下来,在孤儿院里等待着愿意收养她的家庭,是她的笑容感染了Lori。 于是, Rachel有了新家,有了父母,有了兄弟姐妹,还有了一个很美好的名字“Rachel Hope McCary”。 6月28日是Rachel的十岁生日,可现在,她还躺在医院里, 等待着心脏移植手术。 短暂的交谈中,我们被Terry和Garrison的热心和坚持感动。他们送给我们一个专门为Rachel设计的象征希望的绿色手环,戴着它,我们在内心为Rachel祈祷着。 故事远没有结束。当我们继续向东,沿着Terry和Garrison走过的路线前行时,会遇到他们曾遇到的人,讲述他们的故事。 而他们在前往旧金山的路上,也许也会听到别人述说我们的故事。 希望当横穿美国之旅结束时, Rachel会等到适合她的心脏, 健康地活下去;中国偏远山区的孩子能吃上免费午餐,快乐地学习;而我们,也将会继续用自己也许很微弱的力量, 去影响和帮助更多的人。 [详细]

  • 6/25 骑行发现:中文倍儿溜的摩门教师Lance

    骑行于Cedar Mountain的乡村公路上,我们途径南犹他大学(South Utah University)的一个山间活动中心。在那里,我们遇到了一个有非常意思的人。 “你好,你是中国人吗?”一个人用略带台湾口音的中文跟我们打了声招呼。 我们吃了一惊,没想到能在犹他州深山老林里能够听到乡音。更不可思议的是,对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这个人叫Lance,目前在附近一座城市里担任小学教师,他是看到我们队员随身佩戴的玉坠才猜想我们是中国人的。通过进一步的攀谈(中文+英文),我们了解到Lance的中文之所以这么好,是因为他经常会去台湾宣传摩门教的教义,中文是在那里学的。他不仅中文说得标准,还懂得许多中国式的说话方式。比如,我们夸他中文说得好,他并没有用西方式地回答“谢谢”,而是一边摇头一边谦虚道“哪里哪里”。 Lance告诉我们他班上的学生们正在参加一个科学夏令营,并邀请我们去参观。我们虽然有不少路要赶,但是还是非常想前去探个究竟,于是决定随他前去参观。 刚到我们立即被那里四处洋溢的活力气氛所感染。孩子们正在完成一个科学项目,每一组同学用锡纸做一个船,然后他们的目的是让船漂浮在水上能够承受尽可能多数量的一美分硬币。我们来到时,大伙儿正在进行最后考核:一个孩子不停向小船里面放硬币,其他孩子们一起在数数,大家的气氛非常欢快。[详细]

  • 6/28 骑行发现:一个老人的博物馆梦

    Hanksville是犹他州荒漠中一个人口只有100多人的小镇。进入小镇的时候,我们在镇口瞥到了一些铁艺恐龙雕塑。走近一看,发现了一大片雕塑群,都是用废弃铁质零件拼接而成,除了恐龙之外,还有一些鸟、鱼、昆虫、弹乐器的人等等。雕塑们散布在一排房子周围。我们走近那排房子想拜访雕塑的主人,却发现那是一个被废弃已久的汽车旅店。整片土地上空无一人,像一个很久无人问津的神秘铁艺花园。 我们在周围四处打听雕塑的来历,最终看到三位大叔附近唠嗑,询问中得知其中一位是那些雕塑和曾经那个汽车旅馆的主人。他叫Carl,今年67岁,从小在这个小镇长大。他平时收购废弃汽车、农用车,把其中有用的零部件组装起来,组成能用的车辆后出售,以此维持生计。因此,他也拥有许多废弃铁质零件。几十年前,他开始和另一位朋友一起把一些铁质零件通过很有创意地组装,创造出颇具艺术感的铁艺雕塑。其中许多雕塑以恐龙为主题,是因为犹他州盛产恐龙化石(许多人家院子里,商店门口都有恐龙雕塑)。他和那位朋友有一个梦想: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博物馆。然而20年前,朋友过世。之后他自己也中风了,身体状况堪忧,雕塑园博物馆的进展因此停滞。现在他身体状况略恢复,很想慢慢重新把雕塑上漆,收拾打理好,重拾那个博物馆梦。 与我们相谈甚欢一阵后,他邀请我们去他的仓库,向我们展示了他口中一整屋的“垃圾”。那些被他多次自黑为“垃圾”的东西,其实是他积累了几十年的古董收藏。是他一件件从周边的古董市场、拍卖会中淘来的。他特别热情地给我们讲述每件古董的用途、年代、背后的故事,如数家珍,像极了一位博物馆讲解员。其中大部分古董来自19世纪和20世纪中期,包括200年前的灶台;100多年前的收音机、汽灯、榨汁机和婴儿座椅;70年前的电动缝纫机和面包机;60年前的午餐盒、橄榄球和弹弓;40年前的乡村音乐会海报等等。每一件古董背后都充满了故事,也向我们展示着在那个科技材料还未如此发达的年代,人们在物品设计中展现出的智慧。古董们在仓库里被杂乱地摆放着。他说他计划把那些古董好好清洁、分类整理一番,作为自己博物馆的另一部分。 离别的时候,他一定要送给我们一盘1994年的讲述犹他州风景名胜的录像带,说我们这次来不及去的国家公园,可以在录像带里看到。 离开这位老人之后,我们感慨许久。几十年来,他一直在一点一点不懈创造着自己的铁艺花园,添置着自己的古董收藏,哪怕到积累得无处堆放,好久无时间、精力整理,仍然在不由自主继续着。问他为什么这样,他说,没啥,就是喜欢。而他,也一直没有忘记心底那个小小博物馆之梦。 世界上所有坚持,都是因为热爱。[详细]

  • 7/1 骑行感受:单日两百公里,让虐来得更猛烈些吧

    骑行第18天,我们遇到了出发后第一个难题。从下榻的犹他小镇Hanksville到下一个小镇Blanding,距离200公里,中途没有任何旅馆。没有准备帐篷和睡袋的我们,面临两个选择:1)骑行100公里,然后住在补给车里面,2)拼了命一天内拿下200公里。 由于第一种方案的种种不方便,和另一名骑行队员滔姐商量后,我们决定豁出去了,向200公里的目标发起挑战。做这个决定我心里是有底的,因为我之前最长的骑行记录是单日背行李骑行170公里,爬升3000+米。这次要挑战的距离虽然更长(200公里),但是爬升高度要低一些,而且不用背负行李。尽管如此,我仍然不敢松懈,因为这次天气更热(30+度,无树荫),而且期间有一个长达80公里的上坡。 我和滔姐一大早6点半就起床,匆匆吃了早餐后,收拾完行李做好准备工作后,7:25am准时出发。今天负责开车的是拉拉和雪乔,她们为我们准备了一个白板,并按时记下每一时段的骑行距离、气温和骑行心情: 前面的60公里是一路平路,踏着早晨的阳光我们在公路上飞驰,速度达到了将近18英里/小时,这差不多是我铁人三项比赛自行车段的速度了。可是100公里起开始凶残的大坡,这时气温已经渐高,达到了30度以上。最不幸的是,大中午在气温33度、完全没有树荫的时候,还碰到了骑行多天以来第一次爆胎。全程最艰难的一共有两段:第一段是130公里开始,感觉特别像跑马拉松跑到30公里那种“撞墙”的感觉,每一刻都想停下,却深知坚持下去是唯一的办法。另一段是最后10公里还有两个坡度接近10%的大上坡,体力充沛时骑已经是不易,更别提对于已经骑行10小时当时的我们了! 晚上八点,经过将近13个小时的奋战我们终于到达终点小镇Blanding,这个小镇虽没有期待已久的中国餐馆,但队友递过来的一瓶冰镇可乐已经足以让我们体会到幸福的滋味。[详细]

  • 7/2 骑行人物志:七十岁老人的摩托日记

    在科罗拉多州Rico小镇的一个汽车旅馆里,我们正在厨房开始做晚饭时,一个白胡子老爷爷走了进来。长长的胡子,两米多高的个子,弯腰走路的姿势,稍显褴褛的衣服,像极了电影指环王里的树人。闲谈之后了解到,他叫Dave,6月8号开始独自摩托车横穿美国之旅,从田纳西出发,终点是俄勒冈。 饭后,坐在客厅里,老爷爷开始谈起了他的故事。他年轻时在哥伦比亚大学念机械工程,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的妻子。毕业之后,他成了一名潜水艇设计师。退休之后,两个女儿都不在身边,妻子在Alternatives to Violence Project (爱和平服务计划)工作,经常要去利比亚。他开始萌生了骑摩托车横穿美国的想法。 准备了两个月,骑着一辆小摩托车,带着帐篷、各种装备、女儿给他买的智能手机,他一个人出发了,走的是著名的摩托车横穿美国线路,全部是未铺过的路面。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曾在田纳西森林的树根上穿梭,在密西西比的泥泞中行进,在俄克拉荷马笔直无聊的路上前行,在科罗拉多的高山与草原上飞驰,然后将进入犹他,迎接那一片红色岩石。 老爷爷对我们为慈善而骑行的事也非常感兴趣,还在自己的博客上帮我们宣传。[详细]

  • 7/5 骑行轶事:美国乡村包饺子记

    在科罗拉多小镇Rico,我们所下榻的青年旅馆里面竟然有一个公用厨房,顿时萌生了自己做饭的想法。要做饭就要做最有意思的,我们决定利用小镇能找到的材料包一次饺子。 Rico是一个人口只有一百多人的小镇,镇上面只有一条主街、两三家零星的餐馆以及一家超市。我们飞奔至超市,从里面搜出了我们能找到的所有相关原材料:牛肉馅、面粉、芹菜、酱油、鸡蛋,冲回旅馆就开始动手了。旅馆里面没有擀面杖,我们只能用红酒瓶代替。经过两个小时的辛勤准备,大功告成。 虽然皮厚了些,馅儿淡了些,但是这顿饭吃得特别香。毕竟,这是久违的家乡味道。[详细]

  • 7/7 骑行人物志:公益无国界,偶遇为爱骑行的美国年轻人

    在科罗拉多小镇Eads吃早餐时,我们遇到了三个骑行者,于是一起聊了起来。 原来他们也在骑行横穿美国,不过路线和我们相反,是从弗吉尼亚州到旧金山。Cecilie 在加州一家自行车店工作,Brett是加州一家咖啡馆的副厨师长,Ryan是费城的一名教师。而把他们带到一起的,是一个叫做Bike the US for MS的慈善组织。 Bike the US for MS每年都会组织很多骑行活动,为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的研究和治疗筹款。多发性硬化症是一种慢性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可能导致病人视觉障碍、认知障碍、活动性障碍等症状,病因不清,目前也没有有效的治疗办法。Bike the US for MS筹来的款项会用于多发性硬化症的研究和治疗,并且为病人提供房屋改造和医疗设备,让他们在家里能够行动自如。值得一提的是,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也经常参加Bike the US for MS的慈善骑行。 今年Bike the US for MS 组织的横穿美国骑行,一共有23位骑行者参加。告别Cecilie 、Brett和Ryan后,一路上我们又陆陆续续遇到与我们相向而行的其他骑行者。他们来自不同地方, 因为同一个愿望、同一个爱好而一起开始横穿美国之旅。3785英里的路途,他们每人要筹集至少3785美金。同时在骑行过程中, 他们会在沿途社区为病人做一些志愿服务,帮助改善病人的生活。[详细]

  • 7/9 骑行发现:科罗拉多银矿小镇的兴衰

    骑行在科罗拉多山脉,我们路过一个人口只有250人的小镇。这个小镇叫Rico,在西班牙语里是“富有”的意思。小镇唯一的主街只有零星的一两家餐厅还在营业,街上基本看不到什么人像个鬼城(ghosttown),实在很难想像它是如何被取名为“富有”的。 仔细了解小镇背景后,我们得知原来它得名于其一百多年前这里银矿开采的繁华景象。历史将我们带回一百多年前的1879年,在附近的科罗拉多山脉间首次发现银矿,于是引发了接下来十几年的采矿潮。在这段时间内,价值大约8.2亿美金的银矿被开采,成为科罗拉多州历史上仅次于1859年淘金潮的又一采矿热潮(Colorado Silver Boom)。小镇Rico就在这个采矿潮中诞生,它在鼎盛期时人口达到5000多人,有23家理发沙龙、2个教堂、2家报社、1个大剧院、1家州立银行、众多商家和旅店,据说当时连红灯区都占据了三个街区。[详细]

  • 8/6 骑行结束

    61天,6100公里,穿越美国10个州。华盛顿,我们到了。Yes,we made it.[详细]

训练志
5月5日:Caltech – Chantry Flats

    

    本周六,单行道骑行团队进行了第四周训练,我们挑战的是洛杉矶东边经典骑行线路Chantry Flats。这次训练不仅有其他骑行爱好者的加入(如加州理工的MW,毕业已在创业的Ray),团队的陈导和雪乔更是担负起了跟拍的艰巨任务。


    我们一行五人730am准时从加州理工出发,向东往山里骑行。Chantry Flats位于Sierra MadreArcadia附近的Santa Anita Canyon里面,是San Gabriel Mountains许多著名徒步线路的起点。从加州理工到Chantry Flats一个来回虽然一共只有22 mile2000英尺多一点的爬升,但是这条线路的大坡爬升非常艰巨,因为短短4 mile内要爬升1500 ft的高度。

 

    四十分钟后,我们一行五人到达山脚下,开始艰难的上坡爬升。一路上风景很不错,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骑行,左面是山,右面一直可俯瞰整个San Gabriel Valley。不过这风景对于在30多高温下骑行的我们来说,只是眼前偶尔闪过的画面罢了,我们真正关心的是这坑爹的大坡怎么这么没完没了。

 

    半个多小时的艰难爬坡后,我们终于到达了Chantry Flats,路途上还被叶铭和雪乔的跟拍团队赶上了。下山时,我们一行五人飞驰而下,跟拍团队捕捉到了许多精彩的画面。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这次训练第一次尝试了用GoPro摄像机纪录骑行过程,效果非常好。


    下周末,我们将转战洛杉矶西边,挑战经典的高难度骑行线路:Malibu附近的Topanga Canyon

5月1日:Palos Verdes Loop

 

    凌晨闹钟响起,天色尚早。简单用过早饭后,单行道骑行队伍在Redondo BeachVeteran Park停车场集合,准备开始训练。Palos Verdes Loop 是南加最经典的骑行路线之一,也是很多LA大学(如USC)的骑行队训练线路。线路一半是沿着海岸线,风景绝佳。途中有一个5 mile内爬升近1000 ft的大坡,很适合爬坡训练,难度适中,正适合初期训练。

 

    一日之时在于晨,伴随日出开始一天会让人神清气爽。太阳尚未升起,单行道队伍已经上路。路程的前半段由Redondo Beach一路南下至Rancho Palos Verdes, 途经灯塔和著名的玻璃教堂。蜿蜒曲折的沿海公路时上时下,阶段性的爬坡无疑是对腿部力量和心肺功能理想的锻炼。大口呼吸海风送来的潮湿温暖的清晨,海浪声伴奏我们逐渐加快的喘息。当第一缕阳光从眼前的山坡掠下,前面队友被金边勾勒的背影映出早晨的朝气蓬勃。

 

    路及一半便是一段近1000 ft的大坡。坡度陡增,elevation gain 所带来的快感夹杂着腿部的疲劳五味杂陈,正如同迎面强劲的海风迫使我们不能旁顾一旁的绝美风景。身边不时出现也在训练的志同道合之人,包括USC铁人三项的训练队伍。这是追逐与被追逐的游戏,但更重要的是和队友一起欣赏沿路风景一起挥洒训练的汗水。

 

    历经29 mile 的路程和2000 ft的爬升,我们在绕行了整个Rancho Palos Verdes后回到了Redondo Beach的停车场。海风渐盛,褪去汗水浸湿的鞋袜和头盔,仰头大口痛饮车里留下的饮料,顾不得被风干了的汗水留下的白渍,队友相视而笑。

训练视频
分享单行道 传播正能量
参与评论